地球星际史

123

翻译来源《Blue Blood,True Blood》-《蓝色的血液,真实的血液》

         作者:Stwart A. Swerdlow ( 斯多特.斯瓦洛) ,曾在美国纽约Montauk Project(蒙淘克工程)秘密基地工作,他的舅爷曾是苏联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主席、俄罗斯首任民选总统 — 叶利钦。整个蒙陶克工作范围包括与外星人合作、时光隧道、瞬间传输、意识控制实验等等。蒙陶克工程由上世纪40年代前后开始至上世纪80年代初结束。大部 分工作人员被“洗脑”或“除掉”, 只有极少数人成功逃脱并开始了公开的生涯回顾,Stwart A. Swerdlow (斯多德.斯瓦洛)只是其中一个幸存者。不知这是否意味着幕后还有更大的计划?而逃亡说出真相只是计划的一部分?不管怎样,我曾经与作者EMAIL 联系过几次,自己也做了大量的调查,觉得翻译内容可信。我摘录了其中的部分精彩内容,以西方历史为主,分了七段,需要读者慢慢消化、证实,由于涉及的历史 价值观变化太复杂,为了避免引起争议,我略去了涉及“中国”的内容。 “冲突与创造”之一

     斯多特.斯瓦洛在“蒙淘克”工作期间,曾通过高科技手段与天龙座的“蜥蜴人”进行了“心灵感应交流”。从某种程度上说,“蜥蜴人”或“爬虫人”是先于人类最 早来到地球的生物。在非常久远的年代,天龙座星系(Draco)居住着一种高智能生物 — Reptilian (‘像爬行类的生物’或‘蜥蜴人’),高层 工作人员曾对斯多特.斯瓦洛解释说,通过交流沟通了解到这些蜥蜴人也不知道自己的祖先真正来自何方,后来,通过他的“心灵感应交流”得知这种生物是由很久 远的未来蜥蜴人(形态和组成与早期的完全不同)通过时光隧道回到很久远的远古时代重新创造的一个物种,造它们的目的是用来对抗和测试人类。未来的蜥蜴人选 择了与拥有极高科技术的天狼星人(Sirian)合作,从天琴人(Lyraen,有金色或红色头发,蓝色或绿色眼珠)身体提取了部分DNA又混合了自身的 群体意识能量,造了七种不同类型的蜥蜴人安置在天龙座生存。它们被制造为具有强烈的意图并试图征服或摧毁一切阻碍(其它物种)的特性,因为其独特的DNA 结构永远不随环境等任何变迁而发生改变,这使它们觉得自己的身体结构可以不用配合任何环境的改变而趋近完美,同其他星系的人类比较,由于自身存在的空间频 率段永远固定的限制,所以它们一直也是‘自卑’和‘懦弱’的。蜥蜴人以群体意识行为指导进行活动(昆虫类意识形态,即无意识或机器人状态),同时也觉得自 己身体的完美形态就是上帝意识形态的体现,具有可以征服时空的野心。后来,从来不设防的天琴座遭到了来自天龙座帝国的猛烈攻击(1985年,相关纸记载有 科学家观测并记录了从天琴座中心区域发射出的‘战后余波’,一直无法解释)。使得天琴座人大量逃散至其它星系(分布在Orion, Tau Ceti,Pleiades, Procyon, Antaries,Alpha Centauri, Barnard Star, rcturus)。一部分逃到太阳系第三轨道上的火星,还有第四轨道的一个行星叫‘矛迪克’Maldek。以金发蓝眼为主天琴座人中有极少数红发绿眼的人 具有很强的与众不同的精神意识能力,觉得自己应该独立存在,并渐渐分离出来开始建立发展自己的文明。由于蜥蜴人一直缺少并想往的红发天琴人的精神意识能 力,当蜥蜴人准备开始对矛迪克星进行攻占时,红发天琴人为了安抚蜥蜴人,便经常输送一些红发天琴人去满足蜥蜴人的需求,最终演变成了‘对魔鬼的供奉’。火星和矛迪克星的生存环境与地球后期的很相似,有含氧大气层和温暖的气候。那个时候地球上除了极少量的陆地,其余表面都是水,并处在太阳第2个行星轨道,水 里只有少量原始无智能的两栖动物生活。同时,逃往其他星系的天琴座人联合众多星座组织一个由110 种不同星籍人组成‘银河系联盟’(Galactic Federation),开始了对蜥蜴人的讨伐。

 

“冲突与创造”之二

 

     只有极端民族主义、极端过激主义、理想主义的3 个成员星座人没有参加”银河系联盟”,它们想重塑天琴人的古文明。其中一个成员是亚特兰斯人(the Atlans),他们是居住在昴宿星团Pleiades具有天琴座人血统的16 个民族的后裔。因为亚特兰斯人不愿意帮助受难的人类的同胞,因此银河系联盟也想驱逐他们。剩下2 个成员分别是火星(古天琴座)人和矛迪克星(古天琴座)人,它们之间也存在着隔阂(由红发的天琴后裔引起的),所以蜥蜴人首先选择了太阳系来分别攻打火星和矛迪克星。蜥蜴人喜欢利用小行星或彗星作为飞船或武器来攻击敌对星球,它们制造了一个小的黑洞作为推动行星的方法,主要用来定位瞄准目标星球。同时又从(技术买卖星球)天狼星A (Sirian A)购置了粒子流加速器(particle beam accelerator)来激发投掷已定位的小行星或彗星。但蜥蜴人的发射技术掌握得不好,使一个瞄准火星和矛迪克星的巨大彗星发射后偏离了一些航线,导致它错过了火星而直接奔向矛迪克星的方向。而矛迪克星人只好逃往火星的地下避难。没想到,这克大彗星只是与矛迪克星擦肩而过,使相对最小的矛迪克星被木星、火星和这个大彗星的万有引力捕获牵制,并在一瞬间爆炸,矛迪克星所有的残骸又被木星和土星的万有引力捕获,并在它们周围形成了行星环(或小行星带)。大彗星上散落的大量冰块撕裂了火星大气层的保护并使其变得非常薄,爆炸产生的推力也使火星远离了原有的轨道。之后,大彗星又奔向了地球的方向,导致地球被夹在太阳与大彗星的万有引力之间,产生了极化作用(polarization),彗星散落到地球上的冰由于离心力的作用分别转移至南北两极,覆盖了空心地球的大部分南北极(两个)空洞(地球、火星和木星一样都是空心的,这类行星最早是由空心的恒星弹出的高速旋转的熔化物质原料团,进入某恒星轨道后,由于自身高速旋转再加上外部环境作用,使行星外表层冷却变硬,导致外壳与同样旋转熔化的内部物质脱离,形成一部分内部空间,巨大的热量和气体也从内部产生,因此形成了两极空洞的能量输出口,两极也是行星上最早最大的火山口) 。在它们之间万有引力的较量过程中,相对太阳的位移发生了变化,太阳的巨大热量又使地球表面的水迅速气化形成了后来的大气层,并同时露出了大面积的陆地。最后的结果使地球退到了太阳的第3 行星轨道,而那个巨大的彗星就是后来在太阳第2 轨道的金星(Venus),同时,太阳熔化了金星表面的大部分冰,使金星被雾气云层笼罩。在那段时期,大部分地球两栖动物被联盟运送到了海王星(Neptune)保护,只有少量留下来。

 

“冲突与创造”之三

 

        有一群蜥蜴人(分为7 类)生存在空心金星的内部,并在金星上面建立了7 座城市(1980 年中期纽约日报报道了有关苏联航空探测器透过云层拍摄到的金星表面7 个白色圆屋顶式的建筑),并开始准备对地球“侵占”。它们首先造了一个空心的球(后来的月球)作为监控卫星或飞行器,并把这个永不自转又内部空心的月球推到了地球轨道。后来,它们登陆地球并选择了一块大陆‘利莫里亚’(Lemuria)或 ‘Mu大陆’ 开始居住。蜥蜴人造了恐龙作为它们食物的物种,以及其他一些具有与蜥蜴人同频率意识形态的动植物(已保证它们生活在同一频率时空范围,以掌握控制)。银河联盟的成员和其他星座逃亡者也同时来到地球,并在地球上造了(威胁恐龙生存的敌对物种)哺乳动物。蜥蜴人的思维跟人类完全不同,它们的DNA具有固定结构和群体意识形态,像昆虫一样(所以Reptilian的意思就是‘像爬虫类’)没有独立个体的意识决定权(相反,人类则可以独立地支配自己行为),因此决定了它们对任何变化都反应“迟钝”,导致无法在短期内作出计划改变的决定,而且地球又远离了大本营天龙座使它们几乎无法求援。于是,很快遭到了来自‘银河系联盟’的追击,期间还有昴宿星人、矛迪克人、亚特兰大人以及火星天琴人之间的大混战。亚特兰斯人占领了‘亚特兰蒂斯大陆’,由于他们受到了大量恐龙的袭击威胁,于是便开始屠杀恐龙,就这样挑起了与利莫里亚大陆上蜥蜴人之间的战争。逃亡到地球上的矛迪克星人后来也有了自己的殖民地(‘戈壁沙漠’Gobi desert一带)。他们击溃了在月球上看守地球的蜥蜴人,并用激光武器向亚特兰蒂斯大陆和利莫尼亚大陆进行全面攻击,结果毁灭了地球上所有的恐龙物种,以此来切断蜥蜴人的主要食物来源,然后重新寻找一块没有蜥蜴人的大陆生存。

 

“冲突与创造”之四

 

       星系联盟的阿托娜议会(Hatona Council)组织了尽百年时间来协调各星座之间的关系以终止战争,最后终于在仙女座星系的阿托娜星球上成功地召开了商讨大会,并成功达成协议,其中最主要的天龙星蜥蜴人国王没有参加,只有来自地球利莫尼亚大陆的蜥蜴人代表。会议结果决定,在地球上重新造一种人类完成和平的进程,这种“人”的DNA由所有感兴趣的会议成员星球人捐献并组合为一体,同时与蜥蜴人的身体构造形态为主要基准(所以《圣经》里曾说到,让我们按我们喜欢的样子来造人吧;Let us make man in our own image, in our likeness),会议还同意蜥蜴人作为第一个殖民地球的物种继续留在地球。为了造一种有别于雌雄同体的蜥蜴人构造形态的新类型,他们最后通过DNA组合技术把(雏形的)“人”分成了男人和女人(圣经中亚当夏娃造人之前,亚当取下了自己的一根肋骨,就是把雌雄同体分成男女异体的寓意) 。由于协议规定新人类的体貌必须被所有成员认可满意,否则不合格的(实验)‘人种’将被消灭,后来的‘大脚野人’(Bigfoot or Yeti)等地球仍存在的神秘生物就是这些失败实验品的残留。最终由蜥蜴人和12 种有人类特点的DNA构成了(正式的)地球人基因结构,并在伊朗与伊拉克交界、部分非洲、亚特兰蒂斯大陆、利莫里亚大陆上开始繁衍地球人类。结果万万没想到这(似乎注定)成了一个“阴谋”,12 种有人类特点的DNA组合的顺序几乎全被秘密设计为闲置状态,后来也由此引起了会议成员星球的一些愤怒冲突。蜥蜴人很清楚如何”控制”人类的活动,因为新地球人类最初的设计模型是与蜥蜴人的存在时空频率段一致的,于是他们准备开始在地球实施”统治”人类的计划,这意图也让亚特兰斯人觉察到,并开始对蜥蜴人进行又一轮攻击,他们使用高能电磁炮猛击利莫里亚大陆,导致大部分的“利莫里亚大陆”(或Mu大陆)板块沉入海底(后来的太平洋所在位置,残留的岛屿包括,夏威夷、部分加利福尼亚西海岸、澳大利亚、新西兰、南太平洋岛屿、日本、菲律宾、台湾、南亚岛屿。)地球上幸存的蜥蜴人分别逃到了印度北部区域、金星、中南美洲、地球内部。从利莫里亚逃出的蜥蜴人在地球内部开始发展自己的文明,这也正是传说‘魔鬼在地狱的火焰中生活’的出处。(在地下构建的城市所属地上的区域包括古巴比伦阿卡德区Akkadia、阿甘塔Agartta、哈泊布瑞Hyperborea、东非的萨玛巴拉耕地 hamballa,后来的探险家也在这些区域发现了蜥蜴人的踪迹。)同时,很多其它星球的人也纷纷来到地球带领人类为自己开发一些“领地”,亚特兰斯人还邀请天狼星人一起来到地球观察和引导人类活动,并结合人类与海豚的基因和身体模型在海里造了新的物种‘美人鱼’(Mermaid)。

 

“冲突与创造”之五

 

        亚特兰斯人从没有放松对蜥蜴人活动的步步追踪,并一度用激光武器向地球内部的蜥蜴人袭击。不幸的是,由于长时间的剧烈攻击,致使(空心地球的)地幔上下层地壳结构之间的岩浆受到猛烈挤压而发生地表裂痕,最终导致整个亚特兰蒂斯大陆沉入大海。幸运的是,在灾难来临之前很早就被陆地上的巫师和先知们猜中,于是大部分地球人提前逃到了秘鲁、埃及、阿巴拉契亚山脉(Appalachian Mountains)和西欧。亚特兰蒂斯板块儿的坍塌造成了地球外部相对轴心的位移变化,最终导致了《圣经》中记载的洪水泛滥的大灾难。(后来被蜥蜴人引用在宗教领域作为万物开始的新纪元。)又过了很久很久,蜥蜴人决定重新复出地面来“统治”人类,但此时的人类已经不认可并开始排斥或攻击蜥蜴人,于是它们就策划再造一种与人类杂交并可以“控制”的高智能蜥蜴人人类-‘变种人’。于是选中了苏美尔人(Sumerian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南部)作为第一批变种人来进行殖民入侵,苏美尔人也是火星、矛迪克星和天琴座人的流亡后裔(金发蓝眼人种的意识模型和基因结构比较容易控制)。蜥蜴人在他们身上花了几代的时间终于造出了一种DNA比率:人类/蜥蜴人=50/50 的“变种人”,他们的特点是可以在DNA比率为50/50的时候任意迅速变形为蜥蜴人或人类的身体,由于蜥蜴人的血液含铜量很高,显蓝色,使变种人血液中铜元素被氧化后混合为蓝绿色,所以变种人也被称作蓝血人(The Blueblood)。因为有人类的特点,所以DNA的组成容易受环境等因素影响而使两种DNA比率相差较大或不相等,这时候变形就很花费时间,后来蜥蜴人发现变种人只有经常摄取人类的荷尔蒙、血液和肉体才能保持住人类的身体模型,但它们担心这一举动会导致人类的反抗情绪,于是便经常利用宗教仪式以(人体)祭祀祭的形式来达成这种需求。

“冲突与创造”之六

 

        后来,蜥蜴人又从天狼星人那购买了技术来维持更多变种人的人类形体特征,并选择了中东人常用作祭祀品的野猪与人类DNA混合造了‘家猪’,这样就可以使变种人更隐蔽地从家猪身上摄取人类的荷尔蒙等物质以保持人类形态。从某种意义上说,由于人类吃猪肉相当于‘自相残杀’,所以在《圣经》(新约中)希伯来书提到‘吃猪肉是肮脏的行为’。家猪是地球上智力水平最高的动物,同样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后期的人体医学实验都选用家猪来进行。家猪成为一种可以使更多动物形态进入到人类认可的意识形态中的完美媒介或代表(层次更低一点的动物代表是猫)。苏美尔人迅速扩张带领人们发展了新的文明,并在东亚建立了王国并成为国王或皇室成员。随着时间流逝,苏美尔人慢慢被称为‘雅利安人’(sum-Aryan, or just Aryan),并将皇室血统途经西伯利亚扩张到了中亚地区,之后经过北印度的途中遇到了曾经从利莫里亚逃亡的蜥蜴人后裔繁衍的人类部落‘黑色皮肤的德拉威人’(dark-skinnedDravidians),通过协商后,由德拉威人控制印度中部和南部,而北部则被雅利安人统治,并延伸进入喜马拉雅山的丘陵地带。传说中的伊斯兰教国家最高统治者(Sultan)和印度王侯(Rajas)都来自于这段时期。苏美尔人(或雅利安人)创建了巴比伦王国(Babylonia)。它们穿过了高加索山脉发展了科扎人文明(Khazar),随后进入欧洲建立了法兰克(Frank)、威尔士 (Cambrian)、日耳曼Teutonic)王国。

“冲突与创造”之七

 

        在亚特兰蒂斯大陆沉没时期,一部分难民逃到西欧融入了凯尔特人(Celt)的文明,一部分难民移居到希腊(Greece),剩下的逃到了意大利半岛(Italian Peninsula)上。这些逃亡者都先于“变种人”到达以上地区,从亚特兰蒂斯大陆坍塌的中期,一直到苏美尔人后裔开始进驻逃亡难民的新居住地这段时期,其他外星人组织(alien groups)也开始了将自己的基因“混入”“造人计划”的进程,并准备独立地发展他们各自“故乡”的不同文明。蓝血人的首领们(变种人)也“渗透”到了中东地区的居民中,例如《圣经》故事中提到的迦南人(Canaanites)、玛拉基人(Malachites)、基特尔人(Kittites)。就在同一时期的埃及,天狼星人一直在忙着重组亚特兰人后裔的文明,于是由金发蓝眼与一些红发绿眼的人(亚特兰人后裔)融入了“腓尼基人 ”(Phoenicians)的文明。后来,腓尼基人在中东西海岸以及英国的岛屿建立了殖民地,他们甚至占领了北美大陆的部分东北区域,并一直将领地伸到了北美五大湖的周边地区。(在北美的丛林中仍然可以找到当年腓尼基人遗留的矿井和石碑。)天狼星人也一直利用基因遗传技术造了“希伯来人 ”(Hebrews)的祖先,后期的犹太人实际上同时继承了(被人为干预“制造的”)希伯来人和苏美尔人的遗传基因。这些犹太人曾经被允许进入巴勒斯坦人(Palestinian)的领地生活。巴勒斯坦(Palestine)的名字就起源于这些“祖先”的遗留,“腓力斯人”(Philistine)实际上就是早期“腓尼基人”(Phoenicians)。